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热点 > 正文

前财经记者回应流浪街头:做过高管,还跟马云吃过饭

简介 近日,一条前重庆时报记者宋湘波如今流浪街头的视频在网络引起热议。发布该视频的账号是一位有44万粉丝的博主。视频中,宋湘波坐在...

  近日,一条前重庆时报记者宋湘波如今流浪街头的视频在网络引起热议。

前财经记者回应流浪街头:做过高管,还跟马云吃过饭

  发布该视频的账号是一位有44万粉丝的博主。视频中,宋湘波坐在大街上接受博主采访,称自己“中国富豪榜上排名前100位,我采访过20位”“做过高管,还跟马云吃过饭”。

  他皮肤黝黑,穿着简单的蓝色T恤和迷彩长裤,赤脚踩在地上略显邋遢。身边只有一个破旧的行李箱和一个背包,给网友展示和马云的合照时,连手机屏幕都已破碎。

  随着热度上升,而后宋湘波本人开通社交账号,并开直播回应了外界的各种猜测与疑问,粉丝数火速上升。账号简介为:原重庆时报,重庆商报记者;某传媒公司总经理;美食,旅游,教育领域策划人;浪漫主义者,自由旅行者。在该账号发布的视频中,他推荐了两本书。

  他在直播中,面对网友质疑其炒作,其回应“你们觉得是炒作,你认为是炒作就是炒作吧,反正我也不想去说服谁。我努力在呈现一个真实的自己。我只能说,第一我没有虚假,第二没有欺骗。”

  其还称,他任职过记者、策划、餐饮公司,和马云那张合照正是在餐饮公司工作时所拍。

  他还在直播中称,其无妻无子,以后也许会继续流浪,本打算去写书,现在觉得短视频与直播方式会更好传播与表达自己的想法。在接受媒体直播间连麦采访时,他说“对不起母亲,没有活成她想要的样子”。

  一位视频账号为万某的博主发布视频称宋湘波是他的大学同学,并晒出了几张同学大合影。其称“今天意外从同学群里看到一个老同学成热门,似乎过着流浪日子,我想这是他在体验另外一种生活吧,说不定不久后会出书呢。前几年还聚了多次。这几年来一直尝试联系都没联系上。同学是一个非常有才的有思想的人,希望能联系上。”

  万某对九派新闻表示,他还未联系上宋湘波。

  10月13日,在该博主最新发布的视频中,宋湘波正在收拾行李准备离开,称突然收到这么多关注,以致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我村里的人都知道我在干嘛”。博主在视频底下跟评“他已自己走了,我没有跟着”。

  九派新闻联系首发宋湘波流浪的博主,其表示“宋老师目前只接受在直播间连麦采访,是他的个人意愿”。

  相关新闻

  流浪还是流量?前财经记者流浪街头爆红 同事好友圈“炸窝”

  一个行李箱,一个双肩包,此外再无其他物件,他穿着黑色T恤和迷彩裤,坐在墙边告诉来人,“流浪也可以很干净,公园可以睡觉,公厕可以洗澡,我一天可以洗三次澡。”

  10月11日,“前财经记者宋湘波流浪街头”一事被短视频博主传播至网络随即火爆。宋湘波在视频中说,有时候虚度才是人生最重要的境界,他理解的人生就是四处看看风景。

  事件发生后,大河报记者多次尝试联系宋湘波,不过他表示不想接受采访。宋湘波的前同事和同学称,宋湘波本人特立独行、崇尚自由,“文人气息浓郁,有种孔乙己式的清高,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

  有同学也表明,宋湘波曾做过广告策划的工作,因此该事件不排除有营销炒作的可能。

前财经记者回应流浪街头:做过高管,还跟马云吃过饭

  【前财经记者街头流浪引关注,当事人回应:暂时还会继续流浪】

  “中国富豪榜上前100位,我至少采访过20位。对于人脉这个东西应该这么看,你认识谁并不重要,别人认识你才是重要。我跟马云还吃过饭呢,我不觉得这是什么了不起的光环,大家合影我躲在边上站着。”

  宋湘波在视频中称,自己已经流浪一年多,靠捡瓶子维生。“捡瓶子是靠你自己的手把这个世界变得清洁了,而且让一个废物重新得到利用,这是一个很高尚的行为。”他说,工作后,他涉猎的领域行业众多,包括传媒、金融、房地产、旅游、餐饮、教育等。他认为,一件事情做久了之后就会被体制化,他不想被体制化;另外,他想在人生里去经历很多故事,“一个故事经历久了,我觉得够了,就去经历下一个故事。”

  “我理解的人生和别人理解的人生不一样,我理解的人生就是看看风景。有时候虚度才是人生最重要的境界。我很正常,可能比正常人还正常,但可能正常人看我又觉得不正常。”

  该视频发出后迅速传播,网友大多认为其“超脱世俗的清高”“境界不一般”“大彻大悟”“有种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的味道”。

  有网友称赞其境界的通透,也有人怀疑是炒作。宋湘波的一名前同事告诉大河报记者,或许宋的经济和生活上出了一些问题,才去流浪,但按照他的性格不会以这件事来炒作。一位他的大学同学则表示,就是他真的去流浪也不会觉得奇怪,但也不排除是通过流浪的方式出道让更多人认识自己,引起关注。

  10月12日,事件走红一天后,抖音上出现名为“宋湘波浪子”的账号发布回应视频,视频中宋湘波处于室内,表示大家都在关注他为什么要流浪,包括大学同学和老师,其实他并不是生活所迫被逼流浪,未来他会通过视频和文字进行解答。此外,他暂时还是会继续流浪,以后的事不能确定,人生总会有不同的际遇。

  5个小时后,该账号发布了第二条视频,视频中,宋湘波推荐了两本他喜欢的书。有网友评论称,“之前看那个视频很佩服你,但现在感觉你应该是要开启直播带货,做网红。”宋湘波则在评论区回复称:以后不会抖音带货,只分享个人看法。

  【当事人做直播回应:已流浪一年多】

  10月12日晚上7点,宋湘波在抖音上直播回应网友的关注。

  宋湘波表示,他已经流浪一年多,是在体验生活,并非生活所迫。发布该视频的网络主播是专门帮助那些流浪者回家的。该主播找到他时,他甚至很生气,还粗鲁的让他滚蛋,“我说我不需要帮助。后来我在广场休息,他又来找我,他抱着交朋友的态度,向我请教媒体怎么做,交流对人生的看法,我们慢慢熟悉起来,我看了他的号,觉得还是怀着真诚的心在做,所以就(拍了那个视频)。”

  对于大家质疑的营销,宋湘波回应称,“如果说我是在营销,那么我是在营销我的观点。营销不是一个贬义词,其实每个人都是在营销自己。营销就是我把我的东西卖出去了,我得到了回报,我不反感营销。至于炒作,我只能说,我在向公众展示真实的自己,我走我的路,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做我自己。”

  宋湘波说,开通直播是想把他的东西分享给大家,本来规划中是用文字分享,写书。但是现在发现直播是个很好的助手。

  他将自己定义为“分享者”,“流量是一个很好的东西,是一个工具,有流量我就找到了分享的力量,就能够去分享有价值的东西。我认为只要分享的东西足够有力量,就会让人喜欢。”

 

  【本人拒绝采访,前同事圈“炸窝”,观点分成两派】

  事件发生后,大河报记者尝试联系宋湘波,对方表示暂时不想接受采访。

  据大河报记者多方了解,宋湘波没有结婚,他把世俗中“娶妻生子”这件事看得很淡。

  宋湘波是重庆时报前财经记者。从其前同事的口中,大河报记者得知,2005年宋湘波入职重庆时报,最开始做过美食记者,自称“宋大嘴”。后来做了财经记者,采访过很多企业家,反响都不错,很有才能。

  “在重庆财经新闻界,对他的评价都很高,他写的稿子观点都比较独特,经常能在行业中引起轰动效应,有很多人喜欢看他的报道。”宋湘波的前同事王先生回忆,宋湘波有特别浓厚的文人气质,有一点孔乙己式的清高,朋友可能不太多,但认识他的人都很欣赏他的才华。

  王先生表示,宋在重庆时报工作了两年多后离开,后来又辗转去过重庆商报、广州的新快报等。再后来离开记者岗位,去广告策划公司做过高管,还创业做过媒体代理。

  按道理说,他可以过得不错。“但有可能他性格特立独行,比较偏执,崇尚生活自由,希望生活没有条条框框,想过自己想要的、异于常人的生活,才去流浪的。” 视频火了之后,时报前同事们的朋友圈、微信群已经被这件事轰炸了。

  他们都觉得可惜,宋湘波曾是那么优秀的记者。王先生说,认识宋湘波的人对此事的观点分成两派,“支持的人无限鼓掌,不支持的人一定会把他骂成傀儡。对于他的母校和供职过的单位来说,或许是一个失败的案例,但对于他本人来说,我作为同事和他的朋友的角度来看,我真的是非常欣赏他世界观的通透,我始终觉得当今社会的复杂是人,而不是事。”

  王先生也是财经记者,他明白一个好的财经记者一定是对社会和商业有自己的观点和理解的人。他认为,宋湘波现在捡的不是一个瓶子,是他对生活的态度,流浪状态或许更能让他静下心来思考、看书。王先生不认为宋湘波是营销自己,“按照他的性格,他不可能会去拿这种事炒作。”

  在宋湘波的博客中,发表有15篇文章,最后一篇发布于2007年7月22日。为数不多的博文内,有他写的诗歌、散文和发表的新闻稿件,这些内容分别记录了他对财经、地产业的关注,对“大学生考证热”的分析。其中,描绘更为细致的,是关于爱情、电影和酒的散文,以及他创作的《这些有病的城市人》系列短篇小说。

前财经记者回应流浪街头:做过高管,还跟马云吃过饭

前财经记者回应流浪街头:做过高管,还跟马云吃过饭

  (受访者供图:宋湘波大学时期)

  【流浪还是流量?被质疑炒作营销,老同学:不排除这种可能,但可以理解】

  刘志(化名)是宋湘波大学的室友,他们都是重庆工商大学经济贸易学院的2001级学生。他表示,宋湘波老家湖南,大学时热爱文学和艺术,在学校有一定知名度,当年是校报的笔杆子。

  刘志回忆,宋喜欢散文和诗歌,喜欢文艺电影,经常参加一些文学比赛拿奖,在刊物上发表过不少作品。性格上洒脱,生活方面比较随意潇洒,不拘小节,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我们整个寝室公认的就是,他比较不修边幅,比如不爱叠被子不爱整理自己之类的。但是人很聪明,情商很高,不是那种非常闷的人,喜欢和志同道合者谈他的思考,典型的文人思想家气质。可以说为了看书看电影写文章而通宵达旦,身边都是烟头和方便面。”

  当时,同样是“文艺青年”的刘志,还为他专门写过一篇文章,发表在一份大学生报刊上。刘志表示,宋湘波读大学之前有过短暂工作的经历,后来又重新回到学校读书,从而考进大学,所以比同届的同学年龄稍微大一两岁。

  刘志毕业后也经常与宋湘波见面吃饭,他回忆,工作后的宋湘波收入还不错。上学的时候,宋湘波曾在北京的媒体实习,后来去了重庆时报和重庆商报做过财经、地产、美食等好几个板块的工作,后来创业开传媒公司,也做过实业公司。

  网上有人说,宋湘波因为赌博欠了一大笔钱。对此,刘志替他澄清,“赌博没有,宋喜欢看球赛,可能会买球,但赌博不至于。他为人豪爽,花钱确实比较大手大脚,赚得多花得也多。”

  然而,两三年前,宋湘波突然人间蒸发,刘志和同学们一直没有联系上他。视频走红后,刘志找到发抖音的博主,依然没能联系上。

  至于网上有人质疑的:该事件是真实还是炒作,刘志认为两种都有可能,但都可以理解。

  “第一种情况,就算他去流浪,我也不会奇怪,就我对他的了解,他确实不像一般人,不看重娶妻生子这些俗事,他有可能就是想过这种生活,体验一下长期流浪的生活,然后写一本相关的书。”

  “当然还有另一种情况,也不能排除是通过流浪的方式出道让更多人认识自己,现在纯文学已经没什么人愿意看了。如果能通过视频的方式传播自己的思想,那他也会尝试,毕竟短视频是这个时代最容易传播的。”

  “我们班主任也知道这事,他快退休了,听说班里的学生去流浪,大感震惊,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挺伤心,想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我们告诉班主任,如果他确实经济困难,网上关注的多了,有了大家的帮助,也会过得更好,我们班主任虽然不支持这样的行为,但也祝福他能过得好。”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