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 > 正文

儿时的一段奇异经历,至今解释不通

  • 情感
  • 2个月前 (11-30)
  • 69

简介我爸妈的房间里有一个衣柜,是黑色的。小的时候,我觉得那个衣柜非常难看。别人家的衣柜不是红色的就是原木上面刷了一层桐油漆,我都觉得...

儿时的一段奇异经历,至今解释不通

我父母的卧室里有一个衣柜,是灰黑色的。

小的时候,我认为那一个衣柜十分不好看。

他人家的衣柜并不是鲜红色的便是木材上边刷了一层熟桐油漆,我还感觉比我们家的衣柜漂亮多了。

可是我妈妈告诉我,那一个灰黑色衣柜是她嫁人的情况下由老丈人累死累活抬过来的。

从姥姥家到我家十几里的距离。由人力资源把这个衣柜抬来,的确不易。

实际上有些人明确提出出行把这个厚重的衣柜运回来。可是我的姥姥不同意。

我那个执着的外婆感觉,用人力资源把陪嫁抬过来,既合乎她心中的新意,又能让我爸爸这里的人觉得到我妈妈在娘家人是特别受关注的。她怕我妈妈到了这里以后受欺压。

这可苦了抬彩礼的大家。尤其是抬着这一衣柜的人,禁不住抱怨我的姥姥太小气,不舍得掏钱雇车,把她们累到全身的骨骼险些散了架。

之后我们家买了新的衣柜。新衣柜漂亮多了,它攻占了那一个灰黑色衣柜的部位。但我妈妈不舍得丢掉这一灰黑色的旧衣柜,将旧衣柜挪到了储藏室,一直储放着。

那应该是她的一个执念吧。

那时的衣柜大多数是有画的,画的问题一般是常用的花开富贵或是花开富贵这类的拥有吉祥寓意的图象。画的外边大多数封着一层玻璃。

这一灰黑色衣柜在其中一个箱门上面有一幅细长的画,外边也封着夹层玻璃。在型制上和其余的衣柜并没什么差别。

画是竖着的,有一人那麼高。我小的时候昂着头来也看不见上边画的是啥。对那时候的我而言,上边离我太高太远了,仿佛天上一样。

长大以后再重回这个屋子里,全部屋子对于我而言都像一个小小小乌龟的壳。但在我小的时候,那就是我的整个世界,一个非常庞大的全球,那边有很多对于我而言遥不可及的地区。

小时候的我见到一幅画的下边画着一个大庭院。大宅子外边有一条街。街的最前边有一座桥,桥是石拱桥,古香古色的。

画里边有男生,也是有女性,大约五六个人吧,千姿百态。

儿时我经常一个人呆在家里。无聊的时候,我便看一幅画。看得痴迷,有时仿佛自身进入了画中一样。

多年后,画中有几个人的模样想不起来了,只模糊不清还记得有一个女人将长头发挽在后面,二三十岁的模样,好像有哪些心思。离她很近的地区有一个姑娘,更年轻漂亮一点,无拘无束,一派纯真当然的模样。

可是印像深刻的,是一个男人,也是二三十岁的模样。

那个人就在挽住长头发的女性身旁,手上举着一卷书。她们两个人在那里看见男生手中的卷书。

儿时我踮起脚往来那个人手上的卷书上看,想要知道她们两个人在看啥。可是卷书上的物品太模糊不清,我模糊不清。

但我不甘心,好多次看见看见,我便往那一个卷书上望去,仿佛终究有一天能看清一样。

之后有一天,我觉得一幅画的过程中觉得有点不太对。但是实际哪儿不太对,我又说不出来。

又那样看过无数次后,我终于了解是哪里不太对了——画上的人仿佛没有原先的部位了!

她们仿佛活了!自身移动了部位!

我起先诧异,然后有点担心。

我逐渐质疑自身。难道说就是我自身弄错了?原先这幅画就这样的?是我多想了?记忆力发生了误差?

从那以后,我暗自留意观查,而且拿笔在表层的玻璃窗上画了标记,明确了每一个人的部位。

过去了几日,我再去看看一幅画的情况下,发觉真的有些人移动了部位。

移动部位的人便是那个人。

他没有长头发女性的边上了。

他到了路旁。

我认为难以置信,可是又怕是自身弄错了,或是就是我留有的标记被谁擦下去了。因此我并没有跟家人说。

过去了几日,我又去看看一幅画。那个人居然到桥正中间。

这一下我明确自身沒有弄错。

到了夜里,我跟母亲说了这件事情。

果然,我妈妈以为我是在胡说八道,不想理我。

我又跟我姐姐讲了这件事情。我姐姐也不敢相信。

“你可能是做梦梦到的,不太可能是确实。画怎么可能动来动去呢?”我姐说。

听我姐那么说,我又逐渐质疑自身。

之后我还在《画眉奇缘》里看见一句话:“2个人的记忆才算是记忆力,由于有些人认证它真的出现过。一个人的记忆就像梦,由于除了自身没有人见到过。”

小时候的我的确一度分不清楚自身是在实际里或是梦镜里。

难道说真的是我做梦梦到的?我是在梦中取出做作业的笔在夹层玻璃上做的标记?

我分不清楚了。

过去了几日,我再看一幅画,发觉那个人早已在桥的另一边了。

此次我明确我并没有作梦。

睡觉前,我又跟我妈妈和我姐说画上的人会动。

他们或是不相信自己。

我便一直缠着他们说。

他们跟我说:“为何大家看不见画上的人动呢?大家两人也没有见到,就你看到了?”

我讲:“由于你们沒有认真观察过这幅画。因此上边的人动了你们也不知道。不相信得话,你们如今熟记他的部位,过几天再看,便会发觉他的地位发生变化!”

他们沒有依照我讲的做。

他们感觉太无聊。

有一些事儿,若不是关注,就不容易觉得到它的存有。

睡前,我妈妈低声对我说:“你都不关注关注你爸,总关注一幅画干什么?你爸还没回家,你看一看大门口,别把门闩绑住了,你爸回家开不上门。”

那时我爸爸常常很晚才回家。他回家的情况下,大家一般都睡过去了。

那时我还小,还跟我父母睡一个床。我姐在另一个屋子睡。

我有时听见我妈妈哭,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能躲在被窝里,装作睡过去了。

我能怎么办呢?

有一天,我又看一幅画看得痴迷了,結果见到那个人在大桥上行走了起來。从桥的一边迈向另一边。那座桥看上去不长,他走得比较慢,离开了一会儿并沒有走有多远。

之前我只见到他部位变化后的模样,从来没有见到过他已经行走的模样。

儿时的一段奇异经历,至今解释不通

我兴高采烈,赶快去喊我姐回来看,害怕一会儿画上的人又卡住了。那时候我恨不能她瞬间移动到我身旁,到这一灰黑色衣柜前边。

还行,我姐听见我喊她就赶忙冲过来了。还行,画上的男生仍在行走。

我指向在大桥上行走的男生,对我姐说:“你看看,你看看!他确实会动!我没有骗你吧!”

我姐见到画上的男人在动,诧异得瞪大双眼。她总算认同了我讲得话。

那时我妈妈大白天出来打零工,夜晚才回家了。因此我妈妈沒有见到。

夜里,我妈妈回家后,我和我姐跟我妈妈说画上的人会行走。

我妈妈感觉大家两人都是在胡说八道。

“你是亲姐姐,如何跟亲妹妹一起吵吵呢?”我妈妈一脸忧虑地对我姐说。

但是,那一次我并没有由于我妈妈不敢相信而觉得失望了,最少有我姐坚信了。

有一个人认证我并不是作梦,我便觉得放心多了。

从那时起,我和我姐常常去观查那个人。无论是谁先见到那个人在行走,都是会赶快喊另一个人回来收看。

我姐有时会高喊好几声:“哎!哎!”看画里边的人是否会听见。

我也想喊,但又怕吓住画里的人。

我姐喊了好多次,里边的人仿佛听不见外边的响声。

有一次,仅有我一个人在家里,我看到画上的人又动了。那个人东张西望,仿佛在等什么人来大桥上。

我并没有大声喊,很低声地问了一句:“你在等谁呢?”

便是那麼小的响声,他竟然仿佛听到了。

他显而易见惊了一下,朝我望了回来。

见他竟然听见,我就吃一惊,突然担心起來,在他朝我这边望的情况下,我赶快避开了。

过了一会儿我要去看,他又卡住了,脸部仿佛有心寒的神情。

那晚,我爸爸喝醉回家了,我和我妈早已睡过去了。

我爸爸进家后,赶到屋子,打开灯。

我被灯光效果吵醒。

我看到我爸爸什么话也不用说,就掀起了被子,把我妈妈拽了起来。

我吓得坐了起來。我明白,我爸爸又要打我妈妈了。由于他几乎每回喝醉都是会打我妈妈。

我妈妈沒有理睬他,想重回床边再次入睡。

我爸爸突然拽着她的两脚,一下子把她从床边拽到了地面上。

我还在边上吓坏了。

我妈妈摔到地面上后就骂他。我爸爸就打我妈妈,打她的头,打她的脸,逐渐用打打,可能是打打疼了,换了鞋打。

我姐听见声响,跑了回来。我们俩一起哭。哭的声音比我爸爸打我妈妈的响声还需要大。

我爸爸和我妈妈逐渐拉扯。拉扯的环节中,她们撞到了那一个灰黑色衣柜上边的夹层玻璃。玻璃碎了,里边的画也破了。

我和我姐怕我妈妈被夹层玻璃刮伤,上去护着我妈妈。大家姐妹俩也被我爸爸打。

我妈妈叫我和我姐去邻居喊我叔叔和婶婶来。

我姐就走出去叫人。

不一会儿,叔叔和婶婶来啦,把我爸爸拉下了。

我跟我妈妈也有我姐一块儿哭着睡过去了。

第二天,我要去看一幅画,玻璃碎了,但沒有掉下去,裂痕如同一个诺大的蛛网。画也破了几个。上边的人沒有行走,或是原本的模样。

过去了几日再去看看,那个人或是沒有动。

之后那块夹层玻璃的裂痕愈来愈多,画破了的地方也越来越大。画上的人后会无期行走了。

再之后,家中买了新衣柜。那一个灰黑色衣柜就没有用了。

在尘土的入侵和气体的浸蚀下,一幅画褪了色,逐渐发白,像愈来愈浓的雾一样将大家和我们没有明天分隔,最终哪些也看不见了。

儿时的一段奇异经历,至今解释不通

最新文章